日期:
欢迎访问!
企业文明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文明 > 正文

1918章士钊筹款10万40多年后毛主席为何分10年还款?传为佳话

发布日期: 2021-10-24浏览次数:

  毛氏家族原籍江西吉州府龙城县,先祖毛太华在元末时参加了朱元璋的队伍。明王朝建立后,他作为一个下级军官又跟随明朝大将傅友德、蓝玉前往云南作战。平定云南后,朱元璋命留下部分将士镇守云南,毛太华便是其中的一个。他在当地娶妻生子,后随着年龄的增长,思念故土,请准告老还乡。1380年,毛太华举家移居湖南湘乡县。十多年后,他的两个儿子又迁居到湘潭县韶山冲。从此,毛氏家族便在韶山冲垦荒务农,繁衍生息。

  他身材高大,体格健壮,曾因负债过多,16岁被迫到湘军中当兵,有些见识, 17岁还乡后,开始当家理事。他为人精明,善持家务,勤于劳作,又兼做点小买卖,逐渐有了些积蓄,很快赎回了父亲典当出去的田产,新置了一些水田,还在原有房基上改建了十多间瓦房,就是现在的“毛主席故居”,成为韶山冲比较富裕的一户中农。毛顺生善于经营,家里雇了一个长工,后来他又集中精力去做稻谷和猪牛生意,资本逐渐滚到两三千元,还自制了一种叫“毛义顺堂”的流通纸票。

  晚上帮父亲记账,因为这时候他已经是全家“最有学问”的人了。即使是这样,毛主席吃的只有糙米饭和蔬菜。每月逢初一、十五,家里给雇工吃点鸡蛋和鱼之类(很少吃肉),他和母亲及弟弟是没有份的。

  文氏虽然没有念过书,却是一位勤劳、善良、贤慧的农村妇女。她非常疼爱孩子,也极富同情心,乐于助人,认为人一生只有多做善事、积德行善、真诚互助才能获得好报。每遇荒年,邻近四乡逃难的人便增多了,不管是谁,只要走到毛主席家的门口,文氏总是背着丈夫,把平时节衣缩食、精打细算节省下来的粮食接济这些受苦的乡亲们。她不仅自己这样去做,而且也鼓励自己的儿女们这样去做。在母亲的影响和支持下,少年时代的毛主席养成了乐于助人的品格。

  毛顺生则毫不理会,说这是用钱买地,管他兄弟不兄弟。毛主席很不理解父亲的自私和冷酷无情,渐渐与父亲产生了矛盾。毛顺生做米生意,荒年却不肯将米平粜出去。毛主席向父亲抗议说,这样做是非常不人道的,在荒年,宁可少赚钱或不赚钱也应把谷子平价粜出,还应该送一些谷子给没饭吃的穷人。为此父子二人发生了尖锐的矛盾。

  毛主席后来回忆说:我家分成两“党”。一个就是我父亲,是“执政党”;一个是“反对党”,由我、我母亲和弟弟组成,有时甚至连雇工也包括在内。

  6月下旬,毛主席同萧子升、萧三、周世钊、何叔衡、陈赞周、蔡和森、邹鼎丞、张昆弟、陈书农、李维汉等人一起参加了新民学会会议。会议讨论了会友毕业后的出路问题,一致同意会友应该“向外发展”。大家认为留法勤工俭学很有必要,应尽力进行,并推举蔡和森、萧子升专门负责。

  这时,湖南陆续到京准备赴法的青年已达五十多人,是全国之最。毛主席等人发起这个活动时,“并未料到后来的种种困难”。到京后,“会友所受意外的攻击和困难实在不少,但到底没有一个人灰心的”。几经联系,华法教育会负责人先后在北京大学、保定育德中学、河北蠡县布里村、长辛店开办了留法预备班,接受湖南青年入学。毛主席起草了一个湖南青年留法勤工俭学计划,交有关方面协调,还为他们筹措路费而四处奔走。

  于是,章士钊亲自出面恳求湖南督军谭延闿给予这些建设国家和湖南的有为青年资助。

  其实这是毛主席变相地资助章士钊,毛主席“欠”章士钊的“债”从1963年一直还到1973年7月章士钊去世。

  毛主席不知疲倦地为勤工俭学活动忙碌着,起初他暂住在鼓楼后豆腐池胡同9号杨昌济先生家中。和他一起的陈绍林、罗学瓒等都住在湖南一些县设在北京的会馆里。会馆分散在城内外,大家每天来回奔波,十分疲劳,学习和商量工作都很不方便。不久,他和蔡和森、萧子升、罗章龙等七个人搬进景山东街三眼井吉安东夹道7号。这是一个破旧的小院,一切都极其简陋。虽然开会、联系方便多了,但生活却清苦了许多。

  毛主席是这样回忆那段日子的:“我自己在北京的生活条件很差,可是在另一方面,古都的景色是鲜艳而又生动的,这对我是一个补偿。”“特别是晚上,七八个人挤在一起睡在一张通炕上,我们紧挨着睡在一个坑上,人多炕窄,只能骈足而卧。棉被又大,摊不开,只好合盖。正可谓‘隆然高炕,大被同眠’。挤得几乎透不过气来,当我要翻身的时候,常常必须预先警告睡在两边的人。”

  朋友们分赴各预备班学习以后,毛主席留在北京。因当时教育部还有一个规定,中等师范毕业生不能马上考大学,先要服务几年。因此,毛主席不能进大学,而北京的生活费对毛主席来说太高了。10月间,经杨昌济介绍,毛主席认识了当时任北大图书馆主任的李大钊。

  对于物质上的清贫,毛主席丝毫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北京是新文化运动的中心。

  北京大学人才荟萃,又是新文化运动的发源地。校长蔡元培“循自由思想原则,取兼容并包主义”,各种思想、学术在这里争奇斗艳,新文化运动渐渐进入高潮。这种氛围是毛主席在湖南根本无法接触到的,对他来说特别兴奋和刺激!他在这里读到许多过去从未读到过的书刊,接触到许多过去从未接触过的人物,特别是李大钊的言论和情谊给了毛主席最直接的影响。

  而毛主席在与李大钊的交谈中所表现出来的敏锐思想和非凡抱负给李大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李大钊介绍毛主席努力接受新思想,并介绍他参加了北大进步学生组织的新闻学研究会和北大哲学研究会。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