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欢迎访问!
企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提前3年“套壳”只为今朝冲刺上市?丛麟环保研发能力、9成营收均

发布日期: 2021-10-25浏览次数:

  成立第4年便冲刺科创板,究竟是新生公司当自强,还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套路”?

  日前,上海丛麟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丛麟环保)IPO审核状态更新,已完成上交所首轮问询。

  据公告,上交所6月底受理丛麟环保科创板上市申请。丛麟环保科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660.62万股,拟募集资金20.3亿元,中信证券600030股吧)为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

  公开资料显示,丛麟环保成立于2017年7月,2020年12月便以整体变更的方式设立股份有限公司——这往往被视作上市前的号角。

  成立3年但不足4年,大多数公司仍处在初创期,丛麟环保此时却向科创板冲刺,真的是因为业绩过硬吗?

  公开资料显示,丛麟环保主营业务包含危废无害化处置、危废资源化利用两大模块。我国危废处理行业起步较晚,呈现 “散、小、弱”及单一化显著特征的现状。以丛麟环保在招股书中列出的行业可比公司之一超越科技为例,这是一家专业性处理固体废物并进行资源化利用的综合型环保企业,成立于2009年,直至2021年8月才顺利登陆。

  而从业绩来看,招股书显示,2018年丛麟环保实现收入营业3407.42万元、净利润2.17亿元、扣非净利润亏损1032.43万元。其中,非经常性损益占净利润的比例高达104.76%,2.27亿元为丛麟环保2018年收购一家子公司所带来的收益。这也就意味着,丛麟环保2018年实际亏损。

  按照丛麟环保选择的科创板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从丛麟环保实际表现来看,若正常经营,欲在2021年科创板上市,难度不小。

  遑论科创板相当注重科研属性,对研发人员的数量、研发费用均有严格要求。招股书显示,丛麟环保2018年研发人员为0,研发费用同样为0。

  可偏偏丛麟环保依旧向科创板进军了。这得益于其2018年底收购了一家重要的子公司,上海天汉。

  2018 年,金俊发展拟将其全资持有的上海天汉与丛麟有限进行重组,并分两步进行,第一步:金俊发展以其自上海天汉分得的利润向丛麟有限(丛麟环保股改前身)直接投资;第二步:金俊发展以其持有的上海天汉100%的股权对丛麟有限进行增资。同年年底,上海天汉成为丛麟环保的全资子公司,金俊发展则成为丛麟环保的股东,持股比例29.49%。

  上海天汉对于丛麟环保的重要性几何?为其拓宽业务范围、注入近百人的研发团队、带动数10倍的业绩增长,更使其迅速摸到上市门槛。

  从业绩看,自2019年起,丛麟环保新增资源利用化业务,且无害化处置业务的业绩迅速膨胀10倍有余,增厚整体业绩。2019年、2020年丛麟环保营业收入大涨至6.10亿元、6.69亿元,直接满足科创板属性最近一年营业收入金额≥3亿元的要求,符合上市标准。

  虽然丛麟环保下设8个全资或控股子公司,但主要营业收入仍由上海天汉贡献。以2020年为例,上海天汉实现营业收入5.89亿元,占母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高达96.55%,而丛麟环保多家子公司当年营业收入挂零。

  从研发看,截至2020年底,丛麟环保共拥有95名研发人员,员工占比12.52%;拥有8项发明专利;2018—2020年研发投入分别为0万元、3153.48万元、3253.20万元,分别满足科创板属性研发人员占当年员工总数的比例≥10%、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含国防专利)5项以上、最近三年研发投入金额累计≥6000万元的要求。

  丛麟环保却表示,研发团队主要集中在上海天汉,系重组后并入。而8项发明专利中,仅两项专利的专利权人为丛麟环保及其子公司,且是从他人处受让取得;剩下5项专利的专利权人均为上海天汉。

  如此看来,即使是将上海天汉剥离独立,亦满足上市的诸多要求。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天汉原股东金俊发展曾计划使上海天汉在境外进行资本运作,但最终未能实现。招股书显示,鉴于国内危废处理行业的良好发展形势,金俊发展与丛麟有限股东商定将上海天汉与丛麟有限重组,开拓全国市场,并计划在境内资本市场上市。

  上市前需要公司稳定经营3年,丛麟环保将上海天汉纳入旗下刚满3年之际,便欲谋科创板上市。现在看来,丛麟环保更像是上海天汉乃至金俊发展为谋上市而精心挑选的“壳”。关于上市这场“最终理想”,3年前便开始谋筹。

  放眼整个环保行业,丛麟环保此番可谓“大手笔募资”。据统计,环保公司首发募集资金大多在个位数,仅4家超过20亿元:三峰环境(25亿元)、碧水源300070股吧)(25.53亿元)、重庆水务601158股吧)(34.9亿元)、首创环保(26.94亿元)。

  若IPO之旅顺利,则丛麟环保将以20.3亿元的募资金额位居环保行业首发募资榜单上的第5名。

  作为新生军,丛麟环保的募投资金能否有效利用?募投项目真的有需求、有必要吗?值得探究。

  招股书显示,丛麟环保拟将3.1亿元用于上海临港600848股吧)地区工业废物资源化利用与处置示范基地再制造能力升级项目,3亿元用于阳信县固体废物综合利用二期资源化项目,2.8亿元用于运城工业废物综合利用处置项目,5.4亿元用于运城工业废物综合利用处置基地刚性填埋场项目,以及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约7成募集资金用于扩充产能。

  我国危废处理行业起步较晚,危险废物产生量、处理产能存在地区分布不均的特点。此前侨银控股集团公司环保事业部总经理房建忠接受采访时表示,“现在国内局部地区,比如山东,危废行业的产能过剩已经非常明显。而像山西、内蒙古、新疆、东北等地,危废项目也已经‘吃不饱’了,项目盈利比较困难”。

  丛麟环保本次募投的4个项目,除上海临港地区项目外,阳信、运城等3个项目均位于危废产能过剩的山东省、陕西。故而房建忠认为,上述3个项目未来大概率不会有好的回报,甚至存在建成即闲置的风险。

  欲募资扩大产能的同时,丛麟环保的产能利用却不够充分。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产能利用率分别为27.56%、58.34%、55.98%,呈现下降趋势。即使2018年底并入上海天汉后,产能利用率亦未有进一步提升。

  招股书显示,上海临港地区项目拟新建危险废物处理产能27万吨/年,阳信县项目拟新建37.5万吨/年危险废物处理能力,运城市两个项目分别拟新6万吨/年危险废物处理能力、3万吨/年危险废物处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