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欢迎访问!
企业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动态 > 正文

从霍格沃兹马人到希腊第一名师喀戎:希腊神话里的星座传奇

发布日期: 2022-01-21浏览次数:

  “它到底是人,还是马?腰部以上是人,红色的头发和胡子,但腰部以下却是棕红色的发亮的马身,后面还拖着一条长长的红尾巴。”

  J.K·罗琳在《哈利·波特》系列小说中,如是描述魔法生物“马人”的模样,马人兼具人与马的外形特点,常年生活在霍格沃兹学院的禁林之中,是一群很有脾气的生物。

  它们与自然的关系十分密切,平时不穿衣服,擅长使用弓箭,还拥有观星占卜、预测未来的神奇能力。不过,马人群体对人类的态度不怎么友好,尤其痛恨人类可能“利用”他们的行径,只有少数马人与人类走得很近,比如马人费伦泽就担任过霍格沃兹占卜课的老师。

  小说中的“马人”并非罗琳首创,它的原型是古希腊神话中出镜率颇高的“半人马”。在古希腊神话故事中,半人马大多以好战、狂傲、残暴、好色的面目出现,据说天上的半人马座就与它们有关。

  在拉庇泰人国王庇里托俄斯的婚礼上,欧律提翁等半人马们色胆包天,居然趁着酒劲想要抢走新娘和一众女宾,这一野蛮无礼的举动引发了一场恶战,生生将一场浪漫的婚礼变成了血色战场。

  大英雄赫拉克勒斯也有过类似的遭遇,他请半人马涅索斯帮忙背新婚妻子德伊阿妮拉渡河,孰料涅索斯中途差点把德伊阿妮拉掳走,多亏德伊阿妮拉大声呼救,赫拉克勒斯及时射出毒箭为妻子解围,涅索斯的计谋才未能得逞。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就像费伦泽做了“人类的奴隶”,被同类视为“叛徒”,半人马中也有一个“异类”,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喀戎。

  虽然外形都是半人半马,但喀戎与涅索斯、欧律提翁等肯陶洛斯族在身份、地位上有所不同,他是神王克洛诺斯与山泽女神斐莱拉的私生子,属于神族的一员,此外,喀戎还是忒修斯、伊阿宋、赫拉克勒斯等大英雄的师父,无论是文武才能还是人品性情都堪称一流。

  这里说个题外话,在希腊神话中,还有一个名为卡戎的人物,喀戎、卡戎只有一字之差,但卡戎是死神谱系中的一员,其角色是冥河上帮助亡灵渡河的船夫,但丁的《神曲》中,就有关于卡戎的描述。在艺术作品中,卡戎的形象往往被塑造成一个衣衫褴脚脱抖褛、相貌丑陋的老者,初牺手持橹杆,把亡灵送甚幻战到彼岸,顺便还要收取一笔船费。

  可惜的是,在赫拉克勒斯与肯陶洛斯族的混战中,一支毒箭不幸射中了喀戎,喀戎陷入生不如死的煎熬之中。后来,他主动提出用自己永恒的生命交换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于是,普罗米修斯得以重获自由返回人间,而死后的喀戎被神王宙斯升上天空,变成了“人马座”,也就是我们所熟悉的射手座,射中他的那支毒箭则变成了天箭座。

  肯陶洛斯族与半人马座、喀戎与人马座、天箭座之间的关联,很可能是罗琳在塑造马人形象时,将它们与占星术联系在一起的依据之一。在整部希腊神话中,除了半人马,与星座有关的人物、故事数不胜数,称其为一部“星座神话”也不为过。

  有学者经过统计后提出,在如今国际上公认的88个星座中,约半数都可以在古希腊神话中觅得踪迹。白羊座、水瓶座、蛇夫座、金牛座、北冕座、牧夫座、御夫座、小犬座……在一个个星座名字的背后,奥林匹斯山诸神、人间大英雄轮番登场,演绎出一段段或浪漫动人,或悲惨无奈,或荡气回肠的神话故事。

  最近读到的《众神的星座:希腊神话与西方艺术》一书,就以“星座+神话”为主题,用全新的视角带领我们走进希腊神话的世界。

  作者江逐浪老师是中国传媒大学学者、专业媒体人,对古希腊神话和西方艺术有深入的研究,她十分擅长用轻松幽默的语言,结合大量的西方绘画和雕塑作品,将希腊神话中纷乱如麻的人物体系逐一梳理清晰。在她的笔下,神话与艺术、故事与人生、审美与历史彼此交织,让我们在读懂希腊神话之余,还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厚重文化力量。

  作为“众神系列”的第三部作品,这本《众神的星座》延续了前两部(《众神的样子》《众神的战争》)趣味性与知识性兼具的写作风格。

  在内容方面,作为一本讲“星座”的书,《众神的星座》涉猎的知识范围十分广泛,从神话故事到艺术杰作,再到天文学知识、文学经典无所不包。考虑到在几千年的历史过程中,希腊神话中人物的角色、职责时常发生改变,每个星座对应的故事版本有时也不止有一个,书中所收集整理的星座故事十分全面。

  以金牛座为例,其中一个版本认为,它是宙斯劫夺欧罗巴时,所化身的那头公牛。另一个版本中,米诺斯的王后与木制的大白牛“跨界相恋”,生下的牛头怪物米诺陶洛斯死后变成了金牛座。这些精彩纷呈的故事版本,既丰富了我们的阅读体验,也让我们体会到希腊神话历久弥新的独特魅力。

  对于很多人来说,星座,特别是十二星座,虽说原本是天文学上的概念,但当它与个体的性格、运势等联系起来时,就被赋予了一层神秘的“玄学”面纱,还衍生出了让人眼花缭乱的星座学理论:金牛座勤勉、狮子座热情、天秤座犹豫不定、射手座智慧、双鱼座矛盾、水瓶座理性……。

  从纯粹科学的角度来说,这些观念并没有确凿的理论依据,但是如果追溯希腊神话中的相关星座故事,其中一些说法似乎并不完全是无稽之谈。

  我们开头所提到的喀戎,人称“希腊第一名师”,其智慧和文化修养自然是极高的,而且在诸神和英雄中享有很高的声望,受到人们的尊崇,连宙斯都对他钦佩有加,所以才有了化身为射手座一说。这几点貌似与星座学中所列出的射手座性格特征,如为人坦率真诚、聪慧博学等相当吻合。

  再来看天蝎座,在希腊神话中,它与太阳神赫利俄斯之子法厄同有关。为了向众人证明自己的“神子”身份,任性的法厄同请求父亲允许自己驾驶太阳车,却由于无力控制拉车的骏马,把人间秩序弄得一团糟。看到这一场景,神王宙斯降下雷电劈向法厄同,赫拉放出一只毒蝎子,咬了法厄同的脚后跟,法厄同从天空上跌落下来,酿成无可挽回的命运悲剧,赫拉的蝎子就成了星空中的天蝎座。法厄同的固执、倔强和贪婪,在一些星座书上,也被列为天蝎座的性格特征。

  摩羯座往往被认为是心思细腻敏捷、性情执着坚定,它与希腊神话中半人半羊的潘神有着深刻的渊源。

  当怪兽堤丰闯入众神的宴席时,诸神纷纷奔走逃命,只有相貌丑陋、不被人们待见的潘神选择做“逆行者”,他主动背起暗恋许久的女神,带她逃离宴会,还不惜把自己的身体浸入禁忌之湖,变成了半鱼半羊的模样。这样的勇气和自我牺牲精神,就连神王宙斯都赞赏不已,于是,潘神就化身成为半鱼半羊的摩羯座。

  星座与性格的关系只是“星座神话”中的一部分,在古希腊人的世界里,星座的起源还可以取其“形似”。

  丁托列托、鲁本斯等画家都描绘过的“银河的诞生”主题中,宙斯把嗷嗷待哺的“私生子”赫拉克勒斯,塞到毫无防备的赫拉怀中,赫拉喷射出的乳汁,化为一道乳白色的星河,这条“乳汁之路”就是希腊人想象中的银河起源。

  亲眼见证人类从黄金时代堕入黑铁时代的女神艾斯特莱雅,用自己的苦行为人类“赎罪”,她常年跪在奥林匹斯山崖,希望以此唤起人类的觉醒之心。在古希腊人看来,夜空中的室女座、天秤座,不正是艾斯特莱雅跪着的高贵形象,和她手中所拿着的那架天平吗?

  仰望漫天繁星,我们看到的是宇宙的神奇创造,恒星、行星、流星、星云,构成了一幅瑰丽奇幻的图景。生活在数千年前的古希腊人用他们浪漫的想象力,在现实的世界与遥远的星空之间搭起桥梁,让后世人们从星座神话中窥见真实历史的蛛丝马迹。

  人面马身的肯陶洛斯族之所以有着野蛮、粗鄙的形象,可能是由于在古代欧洲,马镫尚未被发明出来以前,只有少数族群和部落才能够驯服马匹,骑在马身上打仗。因此,这些部落往往被希腊人贴上民风彪悍、淫邪不堪的标签,久而久之就变成了半人半马的外形,故事情节也越来越离奇。说到底,还是古希腊人内心深处的恐惧作祟,神话里的肯陶洛斯族不过是他们恐惧情绪的外化和具象化。

  至于抢婚事件,在古希腊神话中,不光是欧律提翁、涅索斯有过抢婚的“劣迹”,宙斯、哈迪斯、忒修斯等人物也都参与过类似事件。宙斯幻化成公牛,掳走了腓尼基公主欧罗巴,冥王哈迪斯干脆抢走了谷物女神德墨忒尔的女儿珀耳塞福涅。英雄忒修斯和庇里托俄斯还相约,一起外出去抢夺妇女。根据历史学家普鲁塔克等的说法,在古希腊的一些城邦中,可能的确存在过抢婚的习俗。

  希腊神话向来以“人神同形同性”著称,星座故事中的主角们也不例外。一个个星座把神明、英雄们串联起来,他们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让清冷的星光多了几分鲜活的人情味,还为艺术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宙斯与伽倪墨得斯的故事,就是许多艺术家钟爱表达的主题,从古希腊的陶土雕像,到拉斐尔、鲁本斯、伦勃朗等,都有过精彩的演绎。

  在这个故事中,宙斯是高高在上的神王,他变成一只老鹰,把俊美少年伽倪墨得斯抓到了奥林匹斯山上,让他担任盛会上的侍酒,专门给众神斟酒。但这段人神之恋遭到了赫拉的阻挠,她一怒之下把伽倪墨得斯变成了一只水瓶,水瓶座便由此而来。

  黯然神伤的宙斯不顾众人的反对,将伽倪墨得斯复活并恢复人形,然而,死而复生的伽倪墨得斯虽然容貌依旧,却少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在江逐浪老师看来,或许这就是缺了一点人间烟火气,就像照片与真人之间那种微妙的差别。

  潘神虽然外形丑陋,连他的母亲珀涅罗珀第一眼看见,都被吓得落荒而逃,但他却有着一颗细腻温柔的心,甘愿在最危险的时刻挺身而出,保护自己最心爱的人。画家乔凡尼·比利沃特的《维纳斯、丘比特与潘》中,潘神与两位爱神身处同一安宁祥和的场景之中,似乎潘神将要得到爱情的眷顾,倘若真能如此,也算不枉费了潘神的一片真诚。

  肯陶洛斯族的半人马座,则是许多科幻小说中最常见的设定之一。刘慈欣的《三体》中,位于地球4光年外的半人马座α星,也就是三体文明的母星,三条来自三体星的重复警告,拉开了其后故事的序幕。

  哲学家康德说:“世界上有两种事物,我们越是沉思,越是增加虔敬与信仰,这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

  无垠浩瀚的星空,是人类想象力与好奇心的落脚点之一,也是西方艺术与文化的源头之一。从星座角度读希腊神话,我们所看到的不光是精彩纷呈的故事,还有蕴含其中的审美追求、价值观念和文化特征,这也是整部“星座神话”的主旨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