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期:
欢迎访问!
成功典范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成功典范 > 正文

1932年班长王世泰直升团长后任兵团政委为何晚年无缘上将军衔

发布日期: 2022-01-24浏览次数:

  说起我军历史上有名的战将,恐怕大家随口就能举出很多例子,像旋风司令韩先楚、万岁军长梁兴初等人的名号早已是如雷贯耳,但要是问我军历史上升迁最快的战将大家又会想起谁呢?是英年早逝的寻淮洲?还是四野司令101?

  其实都不是,在我军历史上真正升迁最快的将领其实是原一野第二兵团政委王世泰,他20岁参加红军,22岁时便从班长直升团长,比连升三级还要多一级,打破了我军破格任免的记录,并在这之后一路升迁,最终官至正兵团级,成功跃身我军高级将领的行列之中。而他早年连升四级的记录至今仍未被打破,也算得上是一个传奇了。

  但令人奇怪的是,这样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名将,却很少被人谈到,甚至是连他的名字王世泰都让我们感到陌生,更令人奇怪的是,我们在1955年大授衔的名单中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名字。

  他究竟有何过人的本事直升团长?功成名就之后的他又为何最终“销声匿迹”?那么请大家带着各种各样的疑问,开始我们今天的故事,同我一起走进这位传奇“班长”王世泰,一同探秘他那传奇一般的人生。

  王世泰出生于宣统二年的陕西洛川,那个时候的清王朝早已在内忧外患之下变得摇摇欲坠,仅仅在一年之后便在全国的讨伐声中退出了历史舞台,整个中国的百姓都因为帝制的结束而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而恰巧出生在清末民初这个旧制已倒,前路却很迷茫的变革时代中的王世泰也注定的要同中华民族一样,摸着石头过河走上一条前人未曾设想过的道路。

  由于家庭条件的较为优越,王世泰也受到了较为良好的教育,他17岁那年便考入了延安第四中学成为了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

  在民国初年的乱世之中,知识分子始终占据着国内思潮的最前沿,虽然他们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未来究竟驶向何方也不敢断言,但他们却在广袤的知识中接触到了各类先进的文化思想,并愿意通过这些新文化新思想改造旧中国。

  王世泰也不例外,他奔走于街头巷尾宣传新思想,他深入工人群体组织广大劳工开展工人运动,可谓是中的积极分子。即便是南方的蒋介石汪精卫政府接连发动了反革命政变,但王世泰也从未改变过自己的决心,依旧活跃在的一线之中,并在我党最艰难的时刻入了党,其革命意志不可谓是不坚定。

  随着朱老总和毛主席在井冈山闯出了一片天地,全国范围内的武装斗争也接连开展,此时的王世泰也逐渐意识到了国内革命不缺笔杆子而是缺枪杆子,在沉思良久之后,他毅然决然的参加了刘志丹同志所组建的陕西红军游击队,自此投笔从戎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而他传奇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初入军旅的王世泰同其它红军战士一样从基层做起,并在游击队中摸爬滚打了两年时间,期间做过深入敌后的兵运工作,也曾上过战场担任过小队长,在此期间虽然王世泰时常带兵打仗,但也仅仅局限于小规模的破袭以及伏击,虽然他头脑灵活担任了班长,但也仅限于带领过一个班十几名战士作战的经验,按理说这样的军事干部应当逐级升迁慢慢培养,但令谁都意想不到的是时任陕西省委书记杜衡却一纸命令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班长直接提拔为了团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初入陕西的杜衡为了贯彻王明的左倾错误路线,对原本由刘志丹所领导的陕甘游击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其中最重要的两点就是将游击队改编为主力军,陕甘游击队被改编为红二十六军第二团,并破天荒地放弃了从原本的游击队领导中选拔团长,而是从毫无经验的基层战士中推举,犯下了极端民主化的错误,而王世泰也阴差阳错的从班长直接变成了团长,曾经的老上司老前辈都成了自己的手下。

  而这样做的代价却也是十分惨痛的,仅仅不到一年的时间,红二团以及红二十六军遭到了敌军的数次围攻,杜衡本人在被俘后叛变投敌,陕西的革命陷入低谷。

  但王世泰本人却在惨烈的战斗中积极听取刘志丹谢子长等人的意见,并自我总结战斗经验,作战指挥能力大幅提高,在杜衡投敌后红二十六军纠正了左倾错误后,刘志丹仍旧将王世泰安排在团长的位置上未曾调动,这也从侧面印证了此时王世泰的军事素养,已经得到了黄埔毕业的刘志丹同志的肯定。

  在这之后的王世泰积极投身军队建设,并时常向刘志丹等同志“取经”,在红军主力到达陕北之前,王世泰已经成为了陕北红军的核心领导成员之一,并出任了陕北苏区军事部副部长,而就在三年前,他还只不过是一个带领十几人的班长而已,这肯定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而他真正奇迹的地方不在于他突破了怎样的常规,而是在于他作为一个普通士兵在临危受命之下的迅速成长,最终成为了合格的将军,这才是最值得钦佩的地方。

  在红军主力到达陕北后,王世泰也获得了进入抗大深造的机会,并在此期间系统地学习了作战指挥方面的理论知识,为他日后独当一面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全面抗战爆发以后红军主力改编为八路军纷纷东征抗日,但王世泰却留在了陕甘宁边区任保安司令,虽然他没有赶赴前线抗击日寇,但负责党中央以及边区的安全的重担却压在了他的肩头,他的责任和压力不谓是不大。

  中共中央在延安驻扎了十三年,而他也作为延安的守护者做了整整十三年,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王世泰始终作为中央的守护者活跃在陕北,直到中央安全撤离,他的工作也逐渐转入正面战场,抗击军的疯狂进攻。

  在中央撤离延安后,王世泰被任命为西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正式成为了一名统帅数万人的将军,并且四纵作为西野的主力成为了彭老总的掌上明珠,基本上什么哪里难啃哪里就交给四纵,基本上可以说西北地区的解放王世泰和四纵战士功不可没。

  时间来到了1948年上旬,我西北野战军为巩固以及扩大解放区发动了驰名中外的西府战役,仅仅两个月的时间我军便取得了重大战果,曾经的“红都”延安在被军攻克的一年零一个月后再度回归我党的怀抱,一举挫败了胡宗南部的锐气,打击了蒋介石政府的嚣张气焰,可谓是一场全面的胜利。

  但就是在这全面的胜利中,却发生了这样一件令人不悦的小插曲,而这个小插曲却也让王世泰“常胜将军”的名号颜面扫地。

  原来早在战役刚刚开始的4月份时,我军的补给就已显得十分困难,我军也不得不倾巢出动意图夺下重镇宝鸡,根据计划,一、二纵作为主力攻坚宝鸡,而王世泰和四纵则肩负着掩护主攻部队侧翼的艰巨任务。

  但由于对敌军实力估计不足低估了军的能力,因此这场阻击战打得异常艰难,其中更要命的是宝鸡城中的物资还没来得及转运,彭总便收到了前线防御阵地被突破的消息,情急之下只得命令一、二纵放弃补给立刻撤出宝鸡。

  虽然最终战役在总体上取得了不错的战果,但宝鸡一战没有取得预期效果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彭总勃然大怒下令彻查此事,最终一切问题的矛头都指向了王世泰和四纵。

  原来四纵当时在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时且战且退,最终防线被敌军打出了一个缺口,而且更要命的是王世泰在撤退时并未上报野司,友军部队也不知道这件事,因此口子越来越大没人补上,最终造成了战斗结果的不理想。

  会上彭总先做了自我检讨,指出了贪功冒进急功近利的错误,之后着重批评了王世泰的问题,而王世泰本人则接受所有批评并表示自己愿意接受党组织的处分。

  但令人欣慰的是彭总最终没有将王世泰降职查办,而是选择将王世泰调任到政工岗位发挥自己的长处,并且还不是平级调任,而是提拔。

  1949年时王世泰被升任为第二兵团担任兵团政委,与开国大将许光达一起搭档,带领第二兵团南征北战,最终解放西北全境。

  有人说这是夺了王世泰的兵权,但其实这是不严谨的,我党奉行党指挥枪的原则,而作为兵团政委的王世泰并没有因此同战场说再见,只不过他的工作重心从作战指挥变成了政工而已。

  但按理说这样的兵团级干部在1955年授衔时应该授上将的军衔,最不济也该授中将,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王世泰竟然没有授予任何军衔,而着背后的原因却令人十分钦佩。

  那时西北刚刚解放新中国刚刚成立,原起义将军邓宝珊被任命为了甘肃人民政府主席,为了帮助邓宝珊适应新的形势,毛主席亲自点名要邓宝珊曾经在战场上的“仇人”王世泰却做他的副手。

  王世泰在接到命令后二话没说退出了现役来到了甘肃,并极力配合这那位自己曾经的“仇人”邓宝珊开展地方工作,因此错失了上将军衔。

  王世泰本人并没有过多在意这件事,而是将自己后半生的心血投入在了甘肃的建设上,直到自己最终退休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

  王世泰同志从文入武再由武回文,其一生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挑战与艰险但他却从未低头,即便是临危受命以及另起炉灶,他都能坚决的执行党的命令,这样的执行力和信仰,就是我们胜利的源泉,这就是人民公仆的本色。